无标题文档
365体育投注网址多少
乡宁风采
 
网上信访
网上投稿
 

忆王景玲先生

时间:2015年03月31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 

忆王景玲先生

阎灵娣

去年七月五日,王景玲先生病逝,至今一周年了。前几天先生三女儿九燕找我,说在纪念父亲一周年忌日时,希望我写一篇文章,我未敢答应。扪心自问:我敢写先生吗?我能写了先生吗?假如我是以俗人之心揣仙人之行了呢?几天来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,又觉得不写点什么就对不起先生,试着写吧,写不好不拿出来就是了。

初识先生于孩提时代,每年正月十五跟父亲进城看热闹,见有个人精彩的表演常常赢得阵阵喝彩,人们交口相告:“这人是王敏才,可有才哩,啥啥都会。”从此,这个人的名字就进入了我的脑海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妇联会工作期间。我有几个学兄弟对先生崇拜备至,经常去听先生讲课和海聊,我也开始和先生有了交往并拜读了先生数篇文章。交往中深感先生学识渊博、文章精美、吐谈脱俗。及至后来办了《卧牛城》刊物并给我挂了一个顾问的衔儿,一年总要参与几次活动,进一步知道了先生不仅文学造诣深,而且精通音乐、舞蹈、体育、美术。他对时弊常撰文抨击并力图匡正,对繁荣乡宁文化、保护乡宁文物和传承乡宁名优特产有很强的责任感并亲力亲为。他生活在一个理想的空间,平等、民主、自主甚至要絕对的自由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,他常常为自己的理想激动不已,热血沸腾;他面对现实嘻笑怒骂,无所顾忌;他曾为自己的理想作过无数的实践,但败多成少,刀锋所向常伤及无辜包括家人。客观地说除为文外,其它方面的实践能力比较差。人无完人,他也不是完人。但如果你能认真读一读他的文章,便会和我一样给他这样的定位:自杨笃、吴庚以后,乡宁文化界百余年间仅一人。

我把我所知道的先生事迹告诉大家。

先生自幼天性聪慧,嗜好读书,四书五经、唐诗宋词朗朗吟来如洋洋大河,不知歇止;中外长篇巨著娓娓道来引人入临其境,忘却饥饱。他在乡宁一直从教,从学校教师到企业文化教员。他热爱教师工作,他的课堂不仅在单位,也在家中的炕头、逢集的街头。只要他把你视为学生,就要认真的教,严格的管。曾记得他把我视为学生后,规定一星期读一本书,到时他就会来到我的办公室,检查我读了没有,如果读完了,就拿走读过的书,另留下一本书让读。他这样一搞,我感到很紧张,悄悄问其它学兄弟。他们笑着说,岂止如此,除布置和验收,还经常在门外偷着监视哩!我不理解:我们分别住在县委、崖窑、北府、圪塔上,他住在桥沟如何跑得过来?他的急于求成使学子们有点怯场,以至形成了善始者实繁,克终者盖寡的局面。我还忘不了,逢集时,他在街上拉一根绳子,张挂起他亲自写就的图文并茂的宣传资料,向人们宣讲科学知识、时事政治、文学艺术,兴趣所至就拉着二胡唱了起来。我想问所有的人,他为什么会这样做,而我们不会或不敢这样做呢?

 创办《卧牛城》后,他把全部精力投入了该刊物写、编、印、发,每期都送我一份,我不知道每期他亲自送了多少份,敲了多少门,跑了多少路?每一期文章都是他或亲自撰稿、或亲自审阅来稿,或亲自从其它刊物择文转载,谁知道他熬了多少夜,送走过多少次星辰,迎来过多少次黎明?但总知道,他给乡宁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。

清未民国初到解放前,乡宁是个什么样子?

从《卧牛城》中找吧,先生写过。

清未民国初到解放前,乡宁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?

]从《卧牛城》中找吧,先生写过。

清未民国初到解放前,乡宁的经济发展如何?七十二行的状元是谁?

从《卧牛城》中找吧,先生有记载。

清未民国初,乡宁文化可否有过繁荣时期?领军人物是谁?那时的乡宁城是什么样子?

答案依然是从《卧牛城》中找吧,先生有文章 ……

噫呀!先生写的岂是几篇文章,他把一个时代的断面准确的描绘给了我们。自杨笃、吴庚、赵意空后,乡宁文化有一个很长时间的凋敝期,是先生把彼时与今天联系到了一起。当我们悲叹明以前乡宁的历史由于少有文字记载而如茫茫隧道时,我们不应该感谢先生为我们记录的这一节历史吗?

先生思想超前,当人们刚从贫穷中走了出来,为经济和社会发展中“够用、耐用、实用”目标奋斗时,他提出了“保护、传承、开发”的思路。大家应该记得:当修乡宁一中教学楼而需要拆那个明清戏台时,先生提出了反对;当加宽东门桥时,先生和不少学者提出把当年铺在桥上的一批石碑取出来;他先后还提出了保护旧城墙、县城民居,抢救吊线丸子、开发正宗的千层月饼……等建议,随着时间如水一样的流失,这些建议如金子一样呈现在我面前,有些已如覆水永远的无法收起。先生临终前,托付我办一件事,就是花点钱,找白建平把乡宁的老县城做成沙盘。我找到白建平说明了意图,建平说没法做,我也就把此事放下了。对不起,先生,今后如有可能,我还会去做的。

先生为了为之奋斗的目标吃了很多苦,多少事都是亲自游说、亲自跑腿。但很多人理解不了,认为是唐吉诃德式的瞎闹,避之唯恐不及。记得他为了恢复民间正宗的酒宴,曾在云泰请人做了十来桌菜,一家一家的去通知。十二点到了,有些人未到,他又跑着叫去,忙的顾了这头,顾不了那头。当他终于一个人回来时,脸色铁青的坐在椅子上好长时间一言不发,最后蹦出一句“婊子養的!”。话虽粗俗,但我理解他的愤怒,我为之感到心酸。由此可以知道,当他动员社会的些微物力、财力、人力投入他设计的理想工程时,付出了多大的艰辛!他的每一点成就都象盘中餐,渗透着农夫的汗水___“粒粒皆辛苦”,都有曹雪芹做《红楼梦》一样的酸楚___“一把辛酸泪”!俗话说:文人既穷人,先生也是一个穷人,微薄的薪水仅够维持生存而食无鱼,但他没有为生存得更好一点去努力,没有为儿女的生存环境更好一点而奋斗,我一点是我辈能做到的吗?起码我不能完全做得到。

由于他对自己理想的执着追求,他忽略了好多人生美好的享受,如家庭温暖、儿女亲情等等,可以说在人生的旅途中,他象一首歌中唱的那样:一路上的好风景没仔细琢磨。不过,儿女们已理解了父亲并以此为骄傲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理解先生的价值。

先生纯洁的目光永远存在我的记忆中。

先生天真爽朗的笑声永远响在我的耳旁。

先生的业绩永远存在乡宁的史册。

用一首唐诗颂先生日:

垂緌饮清露,

流响出疏桐,

居高声自远,

非是藉秋风。

先生安息!

 00八年七月五日

 

上一篇:乡宁阿宝左明科

下一篇:没有了


相关链接        

Copyright 2010-2014 乡宁县人大常委会
电话:0357-6822022 传真:0357-6828869 网址:www.nfzp168.com 邮箱:xnrdwz@163.com 邮编:042100
地址: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迎旭大街 晋ICP备11007814号 乡宁人大信息部 技术支持